最新地址 http://456ci.com/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获取地址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您的位置: 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淫术炼金士28

淫术炼金士28

-皇位决战篇

  作者    帅呆

  本集简介:

  凡迪亚把算盘打得叮叮当当响,发现本少爷让商行挤兑皇城银行,逼迫他出借黄金,一不做二不休,竟想杀人谋财?!

 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,不过是个配角也敢来抢主角的戏码(?!)!

  

  莫怪本少爷一拍两散,把到手的黄金炸光光!!(呜呜,好心痛啊!!)

  终于进入蔷薇会大本营——斯立比城,茜薇现在与凡迪亚仇大恨深,满心只想亲手杀了凡迪亚,有了这名黑道女王相助,我乐得在淩霄阁里驯犬嫖妓,静待皇城陷落!

  走投无路的凡迪亚派出梅菲士前来和谈……

  目录:

  第一话   军事交易

  

第二话   公主驾到

  

第三话   久旱逢露

  

第四话   阴谋隐现

  

第五话   食肆惊变

  

第六话   浴血城都

  

第七话   光系珍宝

  第一话   军事交易

  偷偷躲在卡特的府第,这家伙当然不敢薄待我,单是我和海萍用膳,已经準备一张三十多尺长的大桌子,桌上放满各式各样的美食。猪和羊各一只放桌面,龙虾和蟹更是一堆。海萍眉头大皱:「我们才两个人,怎吃得下这么多食物?」

  若要数帝国头十个最有名的贵族,卡特勉强可以站在边边,否则凡迪亚也不会先割这头肥羊。习惯奢华生活的他笑道:「吃不了就不用吃,没关系的。」

  神圣和黑暗妖精族同样是信奉自然的民族,虽然文化上有差异,但都不习惯浪费粮食,加上大部分妖精属于素食者,海萍吃几条香蕉就够饱。至于我自己平常虽然讲究饮食,也不至于像卡特这种排场。

  卡特八面玲珑,他发现错估海萍的饮食习惯,索性坐下来陪我们吃晚饭。饭至一半,侍卫在门外道:「亲王大人,海棠长老已在贵宾室等候。」

  海萍放下香蕉,以眼神向我示意。我摇首表示不想见海棠。海萍知道我口才了得,希望我帮忙劝海棠,可是基于夜兰的关系,我跟海棠有点摩擦,跟她见面说不定有反效果。

  海萍只好跟侍卫离去见姊姊。卡特不放过讨好的机会,笑说:「今天黄昏凡迪亚派人前来取款,相信已经筹够资金。预祝明天交易顺利,我们干杯。」

  我举起酒杯跟卡特互碰:「我也吩咐北方联盟运送战船过来,除非凡迪亚居心不良,否则不会出问题。但你如此大摆筵席,一点不像没钱用。」

  卡特苦笑:「大家都是贵族,提督应该清楚,宁可暗自掏空钱包,也不能寒酸人前。」

  突然想起亚力山大的话,我问:「听闻凡迪亚对我的黑龙军很有兴趣,你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?」

  卡特一脸愕然,想了老半天,问道:「提督似是意有所指,但小王没有听过对提督不利的消息,而且小王相信凡迪亚暂时不敢开罪大人。」

  观察卡特的反应,这混蛋不似说谎,不过我还是在心中留个底:「就算他不怕黑龙军,也会怕迪矣里,看在爱珊娜面上他不敢对我怎样。对了,思倩和茜薇的情况如何?」

  卡特说:「她俩还好,要不要向她们传口讯?」

  我笑道:「不必,凡迪亚要是敢动她们,我也会让他好看。」

  卡特忽然以奇怪的目光看我:「这感觉真奇怪,在我们朝中没有人敢与凡迪亚对着干,在背后说他的也不多,偏偏提督大人是重量级人物,跟他互相指骂都不怕。」

  我拍拍卡特肩膊:「说话也要看斤两,有权有势,讲句话也会大声点。我也吃饱了,今晚早点休息,我们明天会很忙。」

  卡特勾起他招牌式的淫贱笑容:「小王上星期购入三个标致美女,提督大人要不要玩玩?」

  这家伙真知我心,可是明天那场生意超过一万金币……反正完事后不缺机会找他,我笑道:「麻烦兄弟留着,完成这次交易再谈未迟。」

  海萍离开后就没有回来,此女向来行事独立飘忽,我早已见怪不怪;加上我没有萝莉癖好,也就不多管。睡醒以后,卡特为我安排一套卫士服以及象牙面具,假扮为他的近卫兵,与凡迪亚的大队会合。

  凡迪亚带同梅菲士及西古鲁随行,还有二十多名金甲的翼狮团军官,背后跟随二千骑士,押着十箱金币,向着我方驻扎地大锣大鼓进发。

  要偷偷下山很困难,但悄悄走回山上就容易极了。卡特以通知为理由,命令我上山,凡迪亚和梅菲士当然不会怀疑。

  返回营寨还没换装,百合跑上来道:「主人回来了。」

  百合搂住我的腰摆屁股,破岳上前问:「大人,你怎么会跟凡迪亚交易军备?这样不是帮他打二皇子?」

  我任由百合非礼,笑道:「放心,一切在我的计划之内,等会再跟你们解释。发出通知给娘娘腔没有?」

  夜兰说道:「已通知利比度爵士,战舰会在今天黄昏开入最接近皇城的码头。」

  「好,百合、夜兰来服侍主人更衣。」

  两女陪我到府内为我换回军服,凡迪亚、卡特的大队也开始上山。半小时后,凡迪亚率领众人进入大厅,我也带破岳接见。

  「提督大人,这里的住宿膳食还满意否?」凡迪亚面上虽然挂着笑容,但眉宇仍是不甘。观察他带来的人马足有二千,清楚感觉到他暗藏的杀机,而我方炎龙骑兵只有四百,动起手来他仍占优势。

  我也笑道:「很满意,多谢皇子的招待,小臣真是万分荣幸。」

  凡迪亚跟我手牵手坐在椅上,卡特拍了三下掌,他的儿郎推着十个红木小箱进来;打开其中一个箱盖,露出金光闪闪的金币。

  刚才是掩着良心跟凡迪亚示好,现在却是真心笑出来。面对金光闪耀的好东西,我不想笑却无法忍耐。凡迪亚和卡特的表情亦是妙绝,他们暗暗不捨及心痛的眼光,更增添我笑的原动力。

  凡迪亚道:「这里十箱金币,每箱一千枚,足足一万之数,提督可以点算。」

  我向破岳点头,他教儿郎打开木箱查看;凡迪亚这种贱人说不定会混入石头,查过没问题后,我将一卷手谕交给凡迪亚,道:「战舰在黄昏将抵码头,中级战舰八艘、下级战舰十七艘、快速斗艇四十七艘。这是交割手谕,拿去交给北方军兵,他们会把船放给皇子。」

  凡迪亚向卡特打眼色,后者将手谕打开捡查,确定内容及印章正确才收下。我心里一动,握住他的手道:「皇子不打算买船用弩炮?我可以再多打扣折啊。」

  凡迪亚眼珠转一圈,笑道:「多谢提督,待我们检查战舰后,若有需要会跟提督接洽。」

  伊洛夫果然没说错,凡迪亚大出血购入这批战舰,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增添装备。心中暗笑他没钱充大头鬼,但我不会拆穿,笑说:「跟皇子交易真爽快,一言为定。」

  凡迪亚拿到交割文件,没兴趣陪我闲聊,急急带着众人赶赴码头取战舰,看来东边战线十分紧张。临行前,卡特和西古鲁都向我投以目光,暗示会想方法跟我通讯。

  看着这班契弟下山,破岳、夜兰在我身旁出现;我一边向凡迪亚挥手吻别,一边笑道:「把消息偷偷转告伊洛夫,让这帮契弟阴沟翻船。呀,记得收线人费。」

  破岳失笑:「大人吃两家茶礼呢,你的计划到底如何?」

  心情大好,确定附近没旁人,我才把计划说出来:「昨天潜入城内,我已经跟蔷薇会取得联络,三天之后蔷薇会和伊美露商会将提走在皇城银行的所有现金。以卡特为首的贵族也在留意,说不定会再加一脚。」

  可惜萨马龙奇、安菲和茜薇不在,否则他们定会拍案叫绝。破岳和夜兰是军旅出身,不明白这样做有何意义,我也不多做解释,道:「三天之后,凡迪亚会乖乖送思倩和茜薇回来。夜兰,今晚我想洗金币浴,你去準备一下。」

  夜兰皱眉道:「金币浴?」

  恐怕在众多小说故事当中,洗金币浴的主角小弟怕是第一人。虽然一万金币足够买下一座小城镇,但其实无法倒满一个浴缸,只好放入暖水和花瓣。百合帮我脱下衣服,让我浸进浴缸中,问道:「这样洗澡会舒服吗?」

  夜兰笑道:「金币硬硬的怎可能舒服,纯綷是满足主人的心理。」

  全身泡在金币内确如夜兰所说,不舒服但很满足,我笑道:「满足心理已经很好,不过要洗金币浴,一万个实在不够,看来我要想方法再赚钱。」

  百合乖乖脱下衣服,露出白雪似的胴体,在背后替我安肩:「主人已经富可敌国,还嫌钱不够多?」

  把玩暖水中亮晶晶的金币,我笑道:「钱没有人嫌多。你们想想,全身浸在金币之内,两手搂住赤裸的女奴,一边洗浴一边享用最高级的美酒,超爽啊,想起也几乎射出来。噢,话说回来,我下山时遇到你的同乡呢。」

  夜兰不解问道:「同乡?」

  我一摊手:「那只伪萝莉啊。」

  夜兰愕然道:「魔导士海萍小姐?她来皇城找海棠长老?」

  我点头笑说:「夜兰真是冰雪聪明,过来给主人吻一口。」

  夜兰的脸微红,不依却又走过来让我吻脸蛋。百合道:「百合也很聪明啊!」

  「哈哈哈哈……好,但主人要吻这里。」我指指百合穿了奴隶环的乳尖。百合脸比夜兰更红,她将胸口俯前,方便我在她粉红的乳首上亲吻。可我不是轻吻下去,而是一口吮着,惹得百合那妮子怪叫起来。

  夜兰问道:「那么你们找到长老了吗?」

  放过百合,我才答道:「找她有何难?难就难在怎样说服她。海萍跟海棠谈了很久,我离开亲王府第时,她们还没谈完,所以我也不知道进展。」

  夜兰低头不语,她妈妈、杰克逊和海棠的三角恋已有几个世纪,但到现在海棠还是放不下。对我来说这很矛盾,海棠是暗妖精族最佳的长老人选,夜兰乐见她回去主持大局;可是神圣妖精族跟我们北方关系密切,现在有如跟杀父仇家谈恋爱。

  在皇城山区,我们连同四百名炎龙骑兵被软禁五日;凡迪亚派出法师及魔弓手封锁天空,即使破岳有翼亦难飞,此举完全截断我们对外界的资讯。不过你醒我不笨,自从来到山区,每天晚上破岳都会派人跟哨兵疏通,不但送肉送酒送钱送免费嫖妓券,夜兰还指导他们几手矛术,这些哨兵自然透露少许消息。

  据哨兵们所言,蔷薇会终于发狠,虽然他们不敢直接惹凡迪亚,却对他身边的人出手,用各种方法逼他们偿还赌债及嫖债。一夜之间,多个高官府第被淋漆油、掷屎球、上铁链,更有一些仗恃凡迪亚撑腰、向来横行霸道的恶棍,连老婆儿女也被拐走。

  到了日间自然是一场大反击,红街区被军队封锁,数以百计城卫将大小帮会的地盘反转,这两天简直热闹非常。

  不过蔷薇会早有计划,怎会笨到坐着等你锁?以加曼为首的头领早已离开皇城,并在银行提清现金,由刀组及盾组保护,匿藏城外。伊美露商会也收到我的指令,从皇家银行提走所有存款;以我猜测,银行现金最少失去一半。

  当银行发现资金短缺,自然上报皇室要求借出黄金,此举必然触动卡特。他知道此事后,肯定连棺材本也取出来;跟他有关连的贵族势必加入行列,产生骨牌效应。

  今天早上刷牙洗面后,破岳派人通知我山下出现异常。我心中早有预料,领着百合和夜兰一起到大宅阳台。破岳早已恭候:「守在山下的卫兵今早一团乱,原本每段时间都有五、六百人驻守,今早却剩不到二百人,到底发生什么事?」

  百合惊讶地问:「会不会是二皇子打来?」

  我笑道:「打个鬼,跟二皇子没关系,是我出手的。」

  三人不禁讶然。破岳道:「大人这几天什么也没做,呀……难道就是几天前提到的银行计划?」

  我摇首说:「是挤兑计划。凡迪亚现在应该头顶冒烟,四处找人借钱,真想看看他的表情,哈哈哈哈。」

  破岳搔着后脑勺说:「破岳对经济不熟,麻烦大人说清楚一点。」

  欣赏山下如锅上蚁的守军,我按着石栏道:「三天前我教唆蔷薇会和伊美露商族,把赌场、妓院、烟格和各个商行的现金从银行全部提走。卡特一派的贵族以为银行出事,盲目跟从提款,结果掏空中央金库。现在恐怕全城军民都在银行大门口排队拿钱。」

  百合问道:「他们拿得到钱吗?」

  我回头看自己的房间,房内浴缸还浸着一万金币,失笑道:「屁才拿得到。皇城有两大存金点,一个是公营的皇家银行中央金库,另一个属于皇室自己的金库。在法律上,如果中央金库出现问题,皇室有义务打开自家金库借出黄金,以缓沖市面上的现金流动。」

  夜兰醒悟:「原来主人早有计划。凡迪亚急功近利,他跟主人买入战舰后,金库已经空虚,怎还有黄金借给银行?」

  我笑道:「警告你别乱说话,凡迪亚是咎由自取,他要收买人心又想招兵买马,才会落得如此下场,我只是顺便加多一脚罢了。」破岳也明白了:「以卡特等人的性格,发现银行和皇室的金库空空如也,死活不可能再借钱出来,皇城必然大乱,连粮饷也出问题。」

  我转身向房间走去:「我去换衣服,破岳你準备一下,我们随时要离开皇城。」

  平日十二点左右,府第会提供午餐给我们,可今天等到十二点半都没见厨师影子。大门被打开,卡特如旋风般闯进来:「提督大人,大事不妙了!皇家银行果真挤兑,现在皇城之内一片混乱!」

  我坐在沙发上,搂着百合和夜兰的小蛮腰,摆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姿势,皱眉道:「别大惊小怪,有话说清楚。」

  卡特说:「唉,不知是福是祸,几日前得大人提点,我们已拿回自己的存款。

  原来威廉曾经透过矮人族使节借贷给先王,昨天我们收到通知,借贷已经到期;凡迪亚原本想动用中央金库的钱,没想到连银行也挤兑,现在都不知道要怎么办。」

  此时我不用装了,一脸愕然,百合和夜兰也是一副傻相。原来还有上半部故事。

  我不禁忆起伊洛夫上次的话。我早知道他有办法削弱凡迪亚的财力,原来威利六世曾经跟威廉借钱。威利六世跟威廉是亲兄弟,有钱大家花,有女一齐上,这并不出奇。

  可能是赫鲁斯那次叛乱加上免除安菲的征税,威利六世为了经济安全起见,才跟自家兄弟偷偷借钱。这连累了凡迪亚,他自称继承皇位,难道说老豆借钱不关自己事吗?

  如果是一般贵族,以凡迪亚的个性一定赖帐赖到底;可是威廉透过矮人族讨债,这帐就不能赖了。

  卡特尴尬道:「昨天黄昏皇城的军民蜂涌到银行,连贵族也大为紧张。陛下想跟你借回交易的一万金币应急,将来以银行利息加倍奉还,不知大人意下如何?」

  培俚可能猜到搞鬼我有分,但猜到又如何?即使他的阴谋诡计如何了得,也不可能变出钱来;凡迪亚在没有办法之下,只有派卡特相求。我忍不住长笑:「你当我亚梵堤是三岁小孩子?换成是你会借吗?」

  卡特额角流汗:「陛下已在广场十多万百姓面前许下承诺,明天中午前必可拿出金币应急。若是明天拿不出来,后果真是不堪设想。」

  我冷笑说:「大家是明白人,你知道我不相信凡迪亚。」

  卡特道:「陛下答应以武罗斯特皇印做抵押,只要大人保守秘密,他什么事情都可以答应。」

  哎呀,凡迪亚居然连国皇的印章也愿意拿出来抵押,看来他这次真是束手无策。我低头笑了一声,摸摸两女的大腿:「什么皇印我可从来没见过,有谁知道是真是假?而且凡迪亚是彻头彻尾的贱贼,他收钱后自己重铸一个也够胆,到时教我怎么办?」

  卡特颓然坐在我对面:「我的提督大人,这次不是讲笑。若是拿不出钱,明天将是大灾难;城卫军会失控、前线的金狮军会断粮饷、百姓及贵族们会叛变。凡迪亚不可能让此事发生,他别无选择下,只能血腥镇压,到时再没道理可讲!」

  我微笑说:「如此一来他只能做个暴君。但充公是充公帝都民众的资产,难道他敢带兵来惹毛我?」

  卡特深吸口气,道:「提督到时再难救回思倩和茜薇。」

  我摊开手道:「哈哈哈哈……一万金币对我而言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。既然你提起她们,我就开个条件给他。」

  卡特道:「没问题,只要有钱到手,叫凡迪亚吮大人脚趾也可以。小王保证他会立即将思倩和茜薇送来。」

  我一摇手指,望了百合和夜兰一眼,笑道:「小弟的脚趾自然有人吮,但两个女人值不值一万金币?」

  百合和夜兰的脸一下子变深红,卡特料到我不会轻易答应,说:「提督大人请告诉小王条件。」

  我正容道:「明天日出前将茜薇、蓝恩和思倩送来,并将那批战舰作为抵押,每天利息五十石粮草,不答应就拉倒。」

  如此一来凡迪亚等于什么也得不到。卡特沈思考虑,但我不认为凡迪亚能拒绝,否则到了明天,皇城百姓说不定就开门迎接伊洛夫。他想了超过五分锺才道:

  「好!卡特代表陛下答应,现在小王立即回去交代,但交易必须在明天中午前完成。」

  卡特不敢再逗留,匆匆领了人员直奔回皇宫。我向夜兰道:「準备通讯弹,明天交易后,教利比度带兵直压城北。」夜兰呼口气道:「知道了,还以为主人要我吮脚趾。」

  今早天气不佳,不但乌云密布,还吹着冷冷的北风,简直是做非法勾当的标準天气。相约时间已到,太阳刚出来,皇城正门出现一支兵马朝着我们方向过来。

  当那支军队逐渐接近,我们才看清楚来人。凡迪亚本人没有来,甚至连卡特也没出现;部队由西古鲁、黎斯龙、图勒三条粉肠带领。他们一行约千多人,其中有三百骑兵、五百盾矛兵、四百多弓箭手。

  一看来头就知道,凡迪亚可能想人财两得。破岳在我耳边道:「来者不善,他们带来一千二百兵队,我们小心为上。」

  小心驶得万年船,我向破岳和夜兰示意提防敌人发难,四百炎龙骑士暗暗布阵。

  在数十盾矛兵的保护下,一身战服的图勒策马而出:「提督早安,你要的人已带来。」

  一拍手掌,西古鲁向后一指,士兵将茜薇、蓝恩和思占带到阵HU.思倩仍旧明艳照人,不过茜薇有点憔悴,蓝恩我是首次见面,她长得十分冷艳,高颧骨、尖鼻子,眼神似要拒人千里之外。这种类型的女人对于喜爱挑战的男人有非常大的吸引力,不愧是帝国十美的冰山美人。

  我方亦不示弱,炎龙骑兵排出阵式,百合护着破岳而出,指挥后方骑士们推出木箱,原装运到西古鲁他们面前。西古鲁带士兵亲自检查,破岳也将三女接收,这一幕简直是交赎金的画面。

  西古鲁向图勒做出没问题手势,破岳喝道:「战船的位置呢?」

  图勒突然勾起冷酷笑容,手缓缓向后举起。我心里暗叫「不是吧」之际,图勒手向前一指,大叫道:「杀无赦!」

  这短短三个字注定拉德尔家族跟武罗斯特的大皇子派系正式决裂。

  百合和破岳都是顶级好手,他们的反应一流,看见图勒举手那刻已拉着三女向我们阵营狂奔。西古鲁连粗口也没闲说,死拉着金币拼命逃跑,显然连他也不知道图勒打算下杀手。

  此时我冷静下来,拔出长剑一挥,沈声喝道:「鱼鳞阵!反击!」炎龙骑兵全是精英,他们立即组成鱼鳞阵,一面接一面的圆盾组在前排迎向破岳他们。漫天箭雨洒下来,百合和破岳以剑及弓拨箭,第一排的炎龙骑士带着圆盾沖前掩护;第二、三排的骑士已经上弩,两行贯穿箭反射入图勒的阵内。

  金狮军以盾矛兵闻名帝国,虽然贯穿箭威力强劲,但在远距离下仍难攻破对方防线,只能勉强阻止对方攻击。一声女性惨叫,蓝恩的左腿和背部中箭,茜薇大吃一惊,拼命抱着她向炎龙骑兵的阵营跑。

  炎龙骑兵的贯穿箭打在金狮军的厚盾上,爆出连寸火花,中止金狮军的第二轮攻势。此时炎龙骑兵赶到,掩护破岳几人退回营内。我向图勒喝道:「这表示凡迪亚向我们下战书?」

  图勒冷笑道:「将死之人,问那么多干嘛?魔法师团準备攻击!」

  回头看众女,蓝恩腿上的箭还不伤性命,可背后那一箭很深,要立即动手医治。

  我第一次见到茜薇人性的一面,她抱着蓝恩哭嚎狂叫,双手沾满血水,完全失去黑道女王的姿态。

  在一瞬间立即分析形势:对方主力是五百盾矛兵配合四百弓手,我方清一色是骑兵,近战上被对方克制;对方虽然有三百骑兵,但我有信心他们追不上炎龙骑士。唯一有威胁的是魔法师团。现在东边战线吃紧,图勒最多只有半队至一队魔法师团,逃走是最佳的策略。

  但图勒不是傻的,明知跑不赢我们还摆出攻击姿态,不是有后着就是有埋伏。

  我瞇起眼睛当机立断,宝剑一指:「全军进攻,目标是十箱金币!」

  这个决定完全出乎图勒意料。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炎龙骑兵已策马向前追击西古鲁。西古鲁只有几十名工兵拉车,我方忽然将矛头指向他,这个倒大霉的家伙急得流眼泪,只恨爷娘生少一双脚。

  炎龙骑士们齐齐宏喝,如旋风般追到西古鲁身后五十步。图勒立即叫住魔法师团停止攻击;轰死我们不打紧,但要是十箱金币也轰毁,凡迪亚不阉了他才怪。

  黎斯龙见状做出反应,他带领三百骑兵尝试截击我们,却被夜兰挡住。我趁机长笑道:「皇子殿下,我们的马是迪矣里名驹呢!」

  黎斯龙枪术了得,跟夜兰两将双枪各展武艺,一时三刻谁也奈何不了谁,只能看着我追上西古鲁。

  沖到最前,望着西古鲁举剑,他大吃一惊,以为我真的要将他一剑两段。马基·焚向西古鲁一剑斩下去,这家伙吓得跌倒;我顺势将剑一转,借马力以剑背拍击他的肩上,他立时晕死过去,但工兵仍然拉着木箱奔逃。

  图勒带的是弓兵及盾兵,远水不能救近火,却不得不扑上来抢钱。另一边黎斯龙终将夜兰逼退,带着马兵向我沖过来;他的武技并非高于夜兰,不过他的骑术厉害很多,才能甩开夜兰的纠缠。

  百合和破岳一左一右护住思倩三女,炎龙骑士团以圆形阵推进;图勒和黎斯龙合兵一起与我们短兵相接,大混战一触即发。此情此景,我知道根本不可能带走金币,长歎一声,下达一生中最痛苦的命令:「爆破箭,攻击金币!」

  百合、夜兰、破岳、黎斯龙、图勒,以及躺在地上的西古鲁同样瞠目结舌,图勒大叫:「等等!有话好说!」

  凡迪亚够胆惹本少爷,我也跟你拼了。我竖起中指喝道:「有话留待拜山再说!给本少爷炸光光!」

  拉着箱的工兵们知道大祸临头,有部分终于放手,但仍有几个捨不得的。贴近我的骑兵首先发箭,逾四、五十枝爆破箭一排射入载满金币的木箱车上。敌我双方一起停手,爆破箭连串爆炸。大爆炸之后,一万金币撒成金块、金粒、金粉、金尘飘散,把整个荒原染成一片金光,场面何其壮观。

  这就是所谓心如刀割,我的一滴泪水从眼角流出。

  可是他没料到我火起来会发飙,把整整一万枚金币轰掉这下他回去如何跟凡迪亚交代?凡迪亚中午拿啥出来安抚百姓?

  给了一个苦笑,我回剑入鞘:「回去告诉杀千刀的凡迪亚,一万金币的帐,亚梵堤誓必找他算清楚明白!兄弟们,闪!」

  我带着兄弟们从容离开,图勒看着地上点点金粒,追也不是,不追也不是,拿着金渣回去或者保得住他的狗命。黎斯龙被火烫过的脸庞痉挛两下,他的想法跟图勒一样,最后收起狮子枪,十分衰相地下马帮手捡金粒。